栀子花开 六月馨香

作者:余洁 来源:汉滨区东关小学教师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1日 点击数:

六月,又是栀子花开时,缕缕清香把每个爱花的人吸引。时光如沙漏,流走了忧愁,留下美好的记忆。

在栀子花的幽香中,毕业季又悄然而至。从教近三十年,岁月轮回,浅夏的别离一次又一次。去年夏天的离别,至今还在打动我的心弦。在飘满栀子花香的教室里,在毕业联欢会上,我给每个孩子准备了绿里透红的桃子,在平安盒装了他们爱吃的花生、瓜子、青豆、糖等,我说:“大家可能感到很奇怪,今天老师怎么用圣诞老人盒子装?这些盒子是去年圣诞节你们送老师的礼物,当时老师把盒子里的平安果取出来让同学们一起分享,但盒子老师一直珍藏着,因为这是你们对老师的祝福。今天老师就把这个盒子送给你们,祝你们一生快乐平安!在这个盒子里老师给每位同学装了三颗糖,一颗是徐福记鸿福糖,祝同学们永远幸福!一颗是徐福记清凉糖,希望在这燥热的夏天里,大家能静下心来,考出好成绩!还有一颗是阿尔卑斯糖,在欧洲,阿尔卑斯是最高山,登山者都以登上阿尔卑斯山为荣,我希望你们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能勇敢的翻越一座又一座高山,登上人生的最高峰!”孩子们泪眼朦胧,齐声读他们自己准备的主题: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和孩子们相处了三年,成长中的欢笑泪水如电影般展现在眼前,那些平时调皮有时甚至令我恼羞成怒的孩子,此刻也是依依不舍,看着他们一张张可爱的脸,我真舍不得啊!

联欢会结束,大家和我道别。在我转身走到讲台的那一刻,长着宽宽额头的荣华快步走向前来,突然扑通一声跪下向我磕头:“谢谢老师!”从教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我惊愕得连忙把孩子拉起来:“快起来!快起来!”孩子眼眶里噙满泪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我拍拍他的肩膀点点头:“以后跟老师多联系。”这个成绩并不优秀的孩子用他独有的方式同我告别,我的心里酸酸的。

回想与他三年的师生缘,说来惭愧,他的成绩提高的并不多,像对待所有的孩子一样,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个老师该做的,如此郑重地跪拜实在承受不起。第一次见到他,壮壮的,小平头,宽宽的额头,一笑起来眼睛就眯一条缝,一看就是一个结实的小男孩。开学初我和孩子们打扫卫生,擦教室门框上方时,他连忙喊:“老师,我来,我……来”一着急说话就有点结巴了。门框一下子就被他擦得干干净净。连续几天,都看到他挽起袖子,拖地擦桌子,有条不紊,干起活来真正的小大人模样,一看就是个常在家爱干活的孩子。“你干得真好!”他憨憨地冲我笑了笑:“老师,我在家还会做饭呢。”后来看了他满篇错别字的习作,得知他的父亲早逝,上三年级时,母亲告别山村老家独自带着他进城,起早贪黑靠打工维持生计。这样的家境,我的心里顿生悲凉。我开始每天关注他的书写情况,隔三差五问问他的家庭现状。一段时间过后,抄写时字工整了许多,听写,依然一塌糊涂,错字太多。我心里着急,却尽量平复自己,不断安慰他:别急,慢慢来。

一晃两年过去,进入六年级,他的母亲远走他乡打工,把十一岁的他独自留在学校附近的出租屋里。我想,如果不是迫于生计,这位母亲也不会远离他的爱子。他独自做饭洗衣,依然每天按时到校。作业比前两年错字少了一些,但错题依然很多,我把他叫过办公室来单独讲题,他像做错事儿似的,“老师,我真的学不进去,以前在农村上学没好好学,我的基础太差了。”“不要紧,慢慢来。在家做饭要注意别让油烫着,写完作业出去玩要注意安全,早点回家。”每次一有机会,我总要这么絮叨,他总是点点头:“谢谢老师,我知道了。”有时见他穿着白白的短袖蓝色的牛仔裤,我总忘不了夸他:“衣服洗得真干净!”他又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有时拿一朵栀子花,走到我面前:“老师,给你。”一下课,他总是喜欢和几位同学追逐嬉戏,大概在家里实在太孤单了,在学校才这么活跃。我少不了又给他讲课间安全,“老师,我会注意的。”管不了一两天,依然追逐,弄得我课间时不时要去看一下他,所幸,安然无恙。那年寒假中,见他背着包,他说去天桥卖红包,小小年纪,已学会谋生!我的心既酸楚又感动,免不了又是叮咛一番。春节一过开学,我问他:“寒假卖红包咋样?”“挣了四百多。”他憨笑着,我看他眉头上分明挂着自豪,“还不错嘛!”今年春节我又遇到背包个子比我还高的他,他无奈地说:“现在市场管理,不让在天桥摆,卖不成了。”

时光飞逝,又到六月,记忆中的那个憨憨的男生,那些在联欢会上哭泣、欢笑的面孔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如栀子花的馨香萦绕在我的心头,清纯,淡雅。有人说,栀子花从冬天开始慢慢打苞,在春天的繁华里,她依然静默,不急不躁。只有到了初夏,才把她的美展示给夏天,因为这是她和夏的约定,栀子花的花语应该是爱的永恒。今天,我带着栀子花的馨香,一路芬芳,继续前行。

【字体: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