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河:教育撬动大扶贫

作者:肖兵 阮郁 王西京 秦学梅 来源:白河县教体局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2日 点击数:

三个月前,29岁的丁飞一家六口还住在白河县冷水镇中皇村的大山上,每年天南海北地跑,靠苦力挣钱,工作常常朝不保夕。如今,他已是厦门市郑远元修脚店的店长,工资翻了好几倍。个中原因是技能培训改变了命运,教育创造了财富。

一年前,茅坪镇田湾村6组的周世清务工的煤矿塌方,左小腿断了两根骨头,卧床整整三个月。媳妇患病得吃药,儿子上大学要花钱,一家人没了主张。恰逢“农户+合作社+学校”模式诞生,他加入合作社,靠卖菜和务工撑起一个家的尊严。

过去六年,茅坪镇朝阳村4组的陈炎,人生毫不平坦,父母早亡,相依为命的奶奶也在年初患病离世。打击接二连三袭来,学校始终站在他身后,在精神和物质上给予他关爱与温暖。

如今,教育扶贫的红火景象在白河大地全面铺展。从县到村,从教育行业内到行业外,多股力量层层交织,构建起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教育扶贫网络,贫困学生及家庭呈现可喜变化。这变化发生在技能创造财富上,体现在“产教结合”的创新上,表现在学无所忧、学有所成、学有所用的保障上。

教育和产业相结合,新思路打开教育扶贫新局面

竹篱笆在公路两旁的农田延伸,篱笆尽头,51岁的周世清正挥舞着手中的篾刀。“这些全是我编的,干一天能挣110块钱。”这里是白河县茅坪镇田湾村,周世清正忙着编制篱笆,为全村的蔬菜基地打造“安全网”。

周世清是田湾村6组的贫困户,妻子常年患病,儿子正在上大学,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去年他在煤矿受伤后,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断了。在这期间,白河县田湾高山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成立,周世清随即加入成了首批社员。依托“农户+合作社+学校”模式,周世清种了6亩蔬菜,合作社为他免费提供籽种、传授种植技能,待蔬菜成熟后,统一收购,统一销往学校。“下半年受灾,蔬菜收成不好,卖了6000多块钱。之前我在合作社干活挣了3000多元,手头上篱笆扎完还能挣个2000元。”更重要的是,在家门口务工,他再也不愁没活干。

提起“农户+合作社+学校”模式,白河人都不陌生。作为该模式的设计者和推动者,白河县教体局经历了长时间的考察和探索。田湾村是该局包抓的贫困村,摸底调查中该局发现这里适宜种植高山蔬菜,而农民的意愿也很强烈,唯一担心的是“菜多了没人要”。

分析多年的数据,该局发现全县84所公办学校共有学生24800名、教职工1800位,其中,寄宿生一日三餐都在学校吃,走读生每天在校吃一顿,加上教职工的就餐量。一年算下来,全县各校食堂在蔬菜、肉类和鸡蛋上的采购资金超过了1000万元。这么大一笔资金能否与脱贫攻坚结合起来?

在反复调查、征求农户意愿和学校意见的基础上,2016年5月12日,《白河县教体系统实施精准扶贫帮助贫困村农产品促销工作实施方案》出台,正式推出了“农户+合作社+学校”的农产品产销模式。贫困村农民合作社先要提出申请,经所在村镇同意后再向县教体局申请备案,备案准入后即可面向学校采供蔬菜。为保障食品安全,县教体局还组织市场监管和农林科技等部门前往合作社及采供学校督导检查,对不守信用,以次充好、投机倒卖、出现事故或人为质量安全问题的,清退出学校采购圈,拉入黑名单。

教育和产业,看似关系不大的两个领域有机结合,打开了白河扶贫新局面。“学校有需求,农户有产出,合作社科学规范运作,既解决了贫困户产业发展和就业问题,也从源头保证了学校食品安全。”该县教体局副局长黄涛说。

现在,首个加入“试点”的田湾高山蔬菜种植合作社的社员已发展到79户,其中贫困户占57户。合作社已建设示范基地30亩,全村发展蔬菜160亩,产量每月达50余吨,产值10万余元。从全县来看,越来越多的贫困户也因此受益。目前,全县已组建起15个种养合作社,覆盖10个贫困村,带动1246户贫困户、4288人人均增收1309元。

从“学得好”到“用得上”,高质量就业激活脱贫内生动力

“我当上店长了,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块钱;我要好好干,向更高管理层发展;明年打算把家人接过来,让他们也体验一下城里的生活。”电话那头,远在厦门的丁飞一口气说出好几个打算。

过去,丁飞一家挤在破旧的四间土坯房里,父母患有慢性病常年吃药,媳妇领娃没有收入,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他曾进过厂,下过矿,干过建筑,光景好的时候每月挣个两三千,但要撑起一个家还是捉襟见肘。

8月7日,他报名参加了白河县第六期郑远元足部修护师培训班,12天培训期结束后,他与50名学员一道被分到厦门各修脚店。凭借培训积累的知识,他不断磨练手艺,一步步从足护师做到副店长,10月20日又升为店长,这距离他正式入职仅三个月。

治穷先治愚,扶贫先扶智。除了发展产业,为贫困户培养起一门拿手的技能才是激活内生动力的关键。为此,白河县尝试将县域内各部门、各行业的培训引入县职教中心,由该中心与县农林科技局、教体局、人社局、扶贫局等部门合作,共同利用一块阵地、打造一个品牌,建立覆盖城乡的职业教育培训网络,面向城乡劳动者开展职业技能培训,有针对性地提高就业创业能力,促进贫困家庭增收脱贫。

丁飞所参加的足部护理师培训是“刀下见菜”的项目。今年,白河县政府与陕西省远元集团合作,按照政府免学费、免食宿费、补交通费“两免一补”,企业包到单位路费包吃包住、稳定就业稳定收入“三包两稳”的优惠政策,面向全县招聘、培训专业足部修护师。招收学员优先考虑贫困户,学成分配后,保底工资4000元。目前,此培训已开展10期,培训贫困户1320人。

除了将学员招进来,该县还主动将技术培训送到群众家门口。11月6日至11日,一场以畜牧养殖和蔬菜种植为主题的培训在仓上镇槐坪村开展,农林专家深入田间地头,手把手传授农业技术。

在所有的扶贫培训中,对初高中“两后”毕业生的培训至关重要。为这部分人,尤其是贫困家庭的孩子培养一门技能,往往能彻底挖掉一个家庭的穷根。今年7月20日至24日,该县将初高中教师分为10组,由教体局和职教中心组织进村入户一对一宣传,147名初高中生被劝回职教中心接受酒店管理、旅游服务、学前教育、平面设计等职业技能培训。最后,131名学员选择继续在职教中心就读长制班,16人被安置就业。据统计,目前全县仅职教中心组织完成的各级各类培训已达60期,8404人参与培训。

精神和物质双重关爱,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失学

今年秋季,12岁的陈炎成了一名七年级新生,离开了茅坪镇中心小学,但关爱仍在延续。学校有一名教师与他结对帮扶,逢年过节为他添置一身新衣服,平日里老师将他当作自己的孩子,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来自社会的资助,学校也优先考虑他。北京华夏汉邦文化基金伸出援手,每年给予他1200元生活费。去年,县慈善协会联系省上一家企业一次性捐助5000元。

茅坪镇中心小学六年级的阮亚淇父亲早逝,母亲不知去向,平时在学校住宿,周末就借助在亲戚家。校长谈吉国与两位老师将她作为重点帮扶对象,生活上精心照料,心理上时常疏导,同时争取各项资助。虽连连遭遇不幸,但她并没有对生活失去希望。

类似的师生结对帮扶在白河县已成常态。全县成立了教育脱贫指挥部,施行“领导联镇包校、干部联户包抓、教师结对帮扶”帮扶责任制。县教体局党委创新“三帮三带三促进”党建模式,夯实支部、党员和教师“一对一”“一对多”的结对帮扶责任,对每名贫困学生实施全过程帮扶、全学段资助、全方位关爱,不让一名学生因贫辍学。

今年年初,茅坪镇中心小学组织辖区82名小学教师分赴16个贫困村摸底,建立了覆盖全镇的贫困小学生档案,将帮扶任务分解到贫困生就读学校的每名教师。学校教师石晓萍包联了义和村和桃园村的5名学生,每个月她都要到学生家里走访谈心,辅导作业,捐资捐物。

在贫困地区,留守儿童、残疾儿童等问题牵动社会神经。目前,全县共有171名教师与困境儿童结成了对子。去年以来,全县建立留守儿童管护中心29个,各级各类学校建立心语室56个,安排残疾儿童随班就读43人,确保留守儿童、残疾儿童有学上不失学。同时加强控辍保学力度,建立和完善控辍保学动态监测、劝返、登记和书面报告等10项制度,今年共找回流失学生12名,实现了贫困村义务教育阶段无辍学的目标。另外,该县还新建和改扩建学生宿舍食堂8.5万平方米,全县义务教育阶段66所中小学和教学点的18359名学生实现学校供餐全覆盖。

为保证贫困生就学无忧,全县还建立了从学前教育、职业教育到高等教育的贫困生助学体系,实现了国家资助政策的全覆盖。学前家庭经济困难幼儿,每生每年可享受生活补助750元。义务教育阶段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小学每生每年补助1000元,初中每生每年补助1250元。普通高中建档立卡户贫困学生每年可享受2500元国家助学金。属于在册贫困户的中等职业学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在享受每年2000元国家助学金的基础上,还可享受一次性3000元的扶贫助学补助。当年考入高职院校的在册贫困户家庭子女,可享受一次性3000元的扶贫助学补助。对在陕西省地方高校就读的建档立卡家庭的大学本专科学生,每生每年发放6000元的助学金生活补助。高校在读的家庭经济困难大学生,每人每年可申请不超过8000元的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今年春季,全县享受教育资助的建档立卡贫困学生7069人,资助贫困大学生2899人次,发放各类资助金1641.11万元。

【字体: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