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归人

作者:曹丹 来源:汉滨区关家镇小关初中教师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4日 点击数:

远离家乡已经五年多了,家乡这个词语在我心中的份量远远不减当年。2012年10月,我在父亲的陪同下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转眼间,你不敢相信,这几年是被谁偷走了!当年大学报志愿,父母很赞同我的选择,毕业后留在这里工作他们也一直支持我,从小到大,我的很多重大决定,他们基本都是听我的。“现在交通那么方便,回一趟快得跟啥一样!”他们总会这么说。

记得第一次回家是在2012年冬月底,也是这样一个阴沉沉的雨雪天。关中的冬天总是格外的冷。每次回关中,我总会把自己捂得特别厚,因为这样父亲和母亲才会觉得安心。那天晚上下了火车,才发现雪已经下了厚厚一层,耳边的风肆虐地吹着口哨,刮得人脸阵阵刺疼。遇到这样的风雪天,回家自然变得艰难重重。

“我去路口巷子看看!”父亲安慰着焦急的母亲。“快去吧,我这饭都做好了。”父亲换上雨鞋,走出家门,身后传出一阵“咯吱咯吱”的雪声。走到巷子口,阴冷的冬夜,空无一人。父亲起初定定地站着,眼睛直盯着我回来的方向,挪也不挪一下。几分钟过去了,仍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他朝着我回来的方向又继续向前走了一段路,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足足半个小时,父亲在风雪中,一直盯着那个方向,等待着我的出现。“老伴儿估计要担心坏了,我还是先回去。”父亲想到这里,又望了望远处,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便转身缓缓地踩着厚重的雪回家了。

“今儿下雪,路上肯定堵车,再等等。”父亲又带着些许安慰的口气对母亲说。话音刚落,只见他拿出一根烟,独自一人坐在小板凳上抽了起来,弥漫的烟雾将父亲包围起来了。然而,可以看到的是,父亲仍然在烟雾中,抽一口烟,抬一下头,抬一下头,抽一口烟……“你再去看看吧,这娃也是,大雪天的,跑回来干啥!”母亲带着焦急又有些“埋怨”的语气再三催着抽着烟的父亲。“好好好,你先别急!”父亲拍着母亲的肩膀,站起来掐灭了手上的烟,又走进了漫漫的风雪中。

走到巷子口,满天的风雪下得更大了,这寂静的夜,似乎变得只有父亲一人,独走雪下……“咯吱,咯吱……”远处的路上传来了阵阵走路声,父亲有点不相信,他睁大眼睛,伸长脖子,往前探了探,高兴地加快脚步,直往前走去。走路声步步逼近,父亲的喜悦溢于言表,正当他准备张口喊自己闺女名字时,却发现这人并不是我。“小宁哥,你干啥去呀?”隔壁的小姨看到父亲疑惑地问,脸上露出了朴实的笑容。“哦,我在这等等娃!”父亲笑着回应就要走开的小姨。漫天大雪,整个银装素裹的世界,又突然安静了……父亲这一等,又是一个小时。他在原地来回踱步,又迅速转身朝家里走去。

“不行,我骑车去车站看看吧!”父亲说完便推车走了出去。“你把口罩带上,冷得!”母亲忙从屋里取出口罩。“不了不了!”父亲头也没回骑着车便走进了漫天风雪中。母亲又把桌上的菜拿到厨房去热了热。

“妈,我回来了!”我箭似的窜回家,迅速丢下背包,在屋里寻找着母亲。“你终于回来了!”母亲这下可高兴坏了。看到母亲,我开心得又蹦又跳,“咦,爸呢?”我心里琢磨着。“你爸看你一直没回来,去车站找你了!”母亲这时神色有些凝重。“啊,这大雪天的,我自个儿就回来了嘛!”听到母亲这样的回答,我不禁又担心又害怕:“父亲岁数大了,这样的风雪天,他是最不该出去的……”

过了半个小时,父亲终于回来了。我和母亲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定了下来。母亲热好了满桌的菜,都是我爱吃的,你夹一筷他夹一筷,一会儿我的碗累得很高很高了……窗外的雪,继续下着。

以后陆续的几年里,每次回家都是夜里,会刮风,会下雪,也会繁星满天。

【字体: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