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初春

作者:宋玉凤 来源:汉滨区早阳镇共进九年制学校教师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5日 点击数:

“踮起脚尖儿,走进安静的小院,我们把一株紫丁香,栽在老师窗前。老师,老师,就让它绿色的枝叶,伸进您的窗口,夜夜和您作伴……”

静静的夜,柔柔的风,深深的缘,浅浅的念。

“叮铃铃——”5:40的闹铃敲碎了夜的宁静。我连忙抓起枕边的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调成静音,生怕这刺耳的声音惊醒还在熟睡的母亲和不足一岁的女儿。轻轻亲吻她的额头,小声道:“宝宝跟奶奶在家要乖乖噢,快快好起来,晚上妈妈就回家陪你。”说完便披着衣服,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透过门缝望着没被打扰到的婆孙俩儿,满意地点点头。也许大概上班的妈妈都如此吧。我三下五除二的洗漱完毕,发现才六点一刻,心里一阵窃喜。嗯,还可享受片刻宁静。

初春的清晨,有一点微凉,虽整夜未眠,却无丝毫困意。冲一杯花茶,看野菊在杯中翻腾,打滚儿,沉浮,反而开出傲娇的花,飘来淡淡香味,沁人心脾。“趣言能适意,茶品可清心”,面对这样一份不坠喧嚣的幽静,整个人也清澄起来。眼前开始重现母亲昨晚的唠叨:“你俩倒好,从早忙到晚,娃儿都生病了都没人舍得管下,人家娃是娃,自己娃就不是娃了!”其实,母亲并不是那种蛮不讲理之人,是“爱之心,责之切”。这是她十几个月来,第一次抱怨。我和爱人是异地,加上工作繁忙,平常都是母亲独自带着孩子,我们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的提供物质。这也难怪母亲如此发飙。

霎时,五味倒地,泪如泉涌,滴到杯里,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一回头,母亲竟抱着女儿站在身后,我们就这样,六目对望。“两阵儿走,都几岁了,还在这叫唤(哭)!好好上你的班儿,娃乖着呢,包(别)操心!”别有滋味儿的旬普话顿时化解尴尬。女儿也“呜呜啦啦”的说起来,一个劲儿的冲我摆手。突然意识到小女长大了,听懂母亲的话了。我挥挥手,拭去脸上的泪渍,匆匆忙忙逃离现场。果真,最懂我的,还是母亲。

“老师——绿叶在风里沙沙,那是我们给您唱歌,帮您消除一天的疲倦……”耳旁又想起另一群孩子的声音,她们亦如我的女儿一样惹人怜爱。你瞧,那个叫蓉蓉的小姑娘又急急忙忙的冲过来了,“宋老师,我,昨晚忘了调闹钟,结果睡忘了。”“又是一个睡忘的!”有人嚷道。话音一落,其他孩子哄堂大笑。我一时玩意大发,“你俩明早可以约一个,顺道叫上大家,咱们来个集体大迟到,然后像你这样‘刮’进教室,让大家感受下龙卷风。”在场的孩子一个个笑得人仰马翻。顿时,近日来的郁闷全无,孩子们,有你们,真好。

初春的阳光似乎来得格外早,满满地洒在紫丁香上。我痴痴的站着,扶着自己的门窗,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紫丁香在开它的花,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二分美好。

【字体: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