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是幸福快乐的事

作者:张朝林 来源:汉滨区五里镇中心校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6日 点击数:

关于对幸福的诠释,答案也许有若干种。李镇西老师说过,“读书使人幸福”,这句话我十分赞赏,我觉得读书是幸福快乐的事。

受母亲教育的影响,我也是一个爱读书的人。作为教师的我案头常常放着《人民教育》、《叶圣陶教育名篇》、《教师博览》等“专业性”书籍,也放着《人民文学》、《散文》、《文化苦旅》、《瓦尔登湖》等“非专业”性书籍,闲暇时间总爱翻阅,圈圈画画,批批注注,涂涂写写,做做笔记。有时临窗沉思,踌躇满志;有时被感动地热泪盈眶,在树荫下来回走动,不可自拔。

小时候,我爱看“小人书”,母亲把换取盐巴的鸡蛋变卖了,给我买“小人书”;我不想上学了,母亲用柳树条抽我去学校;上高中时,我想拥有一套《青年自学丛书》全套17.5元钱,那个时候,我们生产队的一个劳动日才是0.15元钱,母亲一天才挣八分工,就是说,我要的这套书,就是母亲起早贪黑一百二十个劳动日的价值啊,为了给我买这套书,母亲夏天烈日下挖半夏、秋天上乌桕树摘乌桕籽变卖给我凑钱,记得那次母亲从乌桕树上跌下来,昏迷了半天才醒来,吓得我们兄妹几人哇哇大哭成一片。后来,钱还是不够,母亲忍忍心,偷偷把几十斤口粮卖了,才凑齐一套丛书钱,为此,我写了一篇《如获至宝》的散文发表在《安康日报》上。母亲常说:“穷,不离猪;富,不离书”只要说我们兄弟买书,母亲就毫不吝啬凑钱,哪怕是东借西凑也要把所需的书买下来,我们的成才,是母亲教导我们好好读书的结果。

我最爱的母亲去世了,这对我的打击最大,我十分痛苦,思念母亲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一度时间,陷入悲哀的沼泽不得自拔,担心这样下去会患上抑郁症的,强迫自己读书,就是看不进去,勉强看到别人写回忆母亲的文字时,引起共鸣,泪流满面,把书狠狠地摔在地上。儿子看出了我悲痛的心情,就给我说: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不必过分伤心。他还推荐我好好读读《瓦尔登湖》建议我走进超自然的《瓦尔登湖》,享受清静、自然、优美的湖光山色,和作者一起住进瓦尔登湖的小木屋里,和动物交朋友,心就会安定下来。老爸,你快乐生活就是对我婆最大的念怀。我点点头。

那是一个浓春的周末,我带上《瓦尔登湖》,也带上思念母亲惆怅的心来到瀛湖边旁的垂柳下看书,垂柳的叶子有半寸长了,柔情的柳条依依垂下了,在轻柔的春风了轻轻飘动,影子揉碎半片湖水。瀛湖四周静静悄悄的,波光粼粼的湖对面是一片山林,翠绿的森林中春雾漂浮,白云游湖。偶尔有一只翠鸟,贴着平静的水面朝上游飞去,在清澈的湖面上断断续续地踏出一串涟漪,又栖息在不远处的松枝上。不远处的湖弯处有一位垂钓者,盘腿坐在树下,聚精会神地盯住浮漂。我打开了《瓦尔登湖》,想在这里找到瓦尔登湖的影子。

《瓦尔登湖》是十九世纪美国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自然主义者亨利•大卫•梭罗的作品,他以瓦尔登湖为背景,写下了超自然的散文巨著《瓦尔登湖》,作者在瓦尔登湖边的森林里搭建了一间小木屋,在那里生活了整整两年,与瓦尔登湖、森林、花、鸟、虫、兽融为一体,结下了渊源。看着蓝幽幽的瓦尔登湖,聆听着大自然的天籁,沐浴着森林里斑斓的阳光,他忘却了荣辱、贫,甚至忘却了生与死。他深思着大自然的哲理,探索着人生的真谛,多么美好、超自然的享受。他把恬静、淡定、智慧写进《瓦尔登湖》里,使她成为一部散文名著。

在垂柳下,在和暖的春风里,我如饥似渴地拜读着《瓦尔登湖》渐渐地,我的忧伤的心平静下来,在静谧的湖边,我独自享受这一湖春波、享受这悠悠吹来的柔风,享受这不远处浮在绿波上的七八只白色水鸟,我把瀛湖真的当成了《瓦尔登湖》我读一段文字,就手舞足蹈地在湖边走一遭。

当我读到《春天》这一章节,有这样的文字:“春天临近时,赤鼠来到我的屋子底下,成双作对,正当我静坐阅读或写作时,它们就在我脚下,不断发出最奇怪的唧唧咕咕的叫声,不断地长嘶短鸣,要是我蹬了几脚,叫声就更高了,好像它们的疯狂恶作剧已经超过了畏惧的境界,无视人类的禁令了。。。”多么美的文字,多么美的声音,多么和谐的境界。我沉浸在这美妙的享受之中。我眼前的这片水域,就成了瓦尔登湖,那片茂密翠绿的森林就是瓦尔登湖边的森林,我和梭罗融为一体。突然,瀛湖平静的湖面泛起浪花,那是瀛湖里的野生鱼在绿波中嬉戏,闹出几多雪莲花来。我抬头望,太阳偏西,夕阳在西边的森林上空燃烧,一行白鹭在森林上空盘旋,不一会就栖息在林里,黛绿色的林梢上,泛几点白光,我收起书,朝回家的路走去。

作者简介:张朝林,汉滨区作协理事、安康市作协会员、陕西散文协会会员《汉江文艺》签约作家。

【字体: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