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廊

作者:范莹 来源:平利县城关小学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8日 点击数:

我喜欢房屋之间的回廊。回廊令我想到古代的宫殿,府邸,有迂回纵深的幽雅之感,也让我有峰回路转的迷茫和小喜悦。

有几年的时间,我每天都穿行在一小段回廊上,这段回廊将教学楼与综合楼联系起来,我有时候站在回廊上,院子里的香樟树恰好高出回廊,伸手就能触到。若是春天花开,回廊上好闻的气息,让我安定。有一个目光冷淡、脸色苍白的小男孩每节课的间歇,也会从教室穿过回廊来到办公室,其实也没有什么非报告不可的事,他只是习惯性地来到我的办公桌前,带着一点儿羞涩,问一些琐碎的事,声音很低,语言简短,待我回答后就离开了。有时我在回廊上看天,他也会站在我身边,问一些天上的事。他喜欢看关于自然科学之类的书籍,有一次还煞有介事地向我介绍天空的棉花云和卷云,甚至把那朵自认为有雨的云指给我看。其实,那片云并不藏着雨,我不急于揭穿他,很虚心地倾听着。他冷漠的眼神变得温暖,有了难得的笑容。这是一个有着脆弱好胜心的孩子,因为纵容他的好胜心,所以他愿意时时来见我。

他爱运动,有一只价值四百多元的乒乓球拍,课间和同学们打乒乓他独占着“皇帝”的位置,别人只能在他手下“考试”,考上了打一板,考不上立马下场。他从不让同伴用他的拍子,只有我和他们玩时他才主动把拍子让给我用。我赢了球就夸他的拍子好,我说这么好的拍子和大家分享肯定不错。他不反驳,我不用了他立马一把抢过去再不肯放下。自私自不必说了。他家经济条件好,父母事事依着他,养成了他处处以自我为中心的个性。

也有其他同学经常穿过回廊到办公室来,大多数都是来告这个男孩的状,比如,他又欺负了谁,骂了谁,把谁谁打了……我曾亲眼见到他为一点小事就对女生拳脚相加、目光阴冷,下手毫不留情。同学们都惹不起他,为此事我找到他的家长,他母亲很漂亮,谈到教育问题,她的观点是:男孩子就应该强势,否则,在当下这个社会容易受人欺负,所以,她教育儿子不必让着谁。我吃惊得合不上嘴。

这学期他父母为他添置了苹果6,我不明白,一个五年级的孩子为什么要用如此高档的手机?有同学告诉我这种手机打游戏特别好用。有一天,他打游戏过火了,作业漏洞百出,我生气了,当着同学的面批评他,并责令他重新完成。他目光冰冷地望着我,他之前从没有用这种目光看过我。我带他回办公室谈话,他一言不发,铁青着一张小脸,仿佛他作业没完成还占着理似的。我苦口婆心讲了一大堆,他仍旧不吭声,我只好放他回去。而我们之间的友好关系也从此破裂了。第二天我检查家庭作业,他做得更差了,甚至有的题干脆空着,我知道他是故意的。背诵课文时,全班同学都背过了,只有他坐着不动。我忍着怒气试图说服他,他用冷漠抗拒着。上语文课他不再举手回答问题,非但如此,连笔记也不做了,读课文他干脆趴在桌上装睡。我有些气恼,也有些下不来台,干脆假装不理他。他拿眼角的余光偷偷观察我,以为我会说什么,但我什么也没说。他又满不在乎地东张西望,就是不再配合我的教学。

放学之前我找他谈心,他将我放在他肩上的手让开了,眼里噙着泪,冰冷地看着我,受天大委屈似的。我知道现在的独生子女在家里都是小皇帝,被家人宠爱,娇惯,受不得一点刺激,也经受不起一点点打击。这是可怕的,我深深担忧。我决定通过和家长配合找到教育的途径。但是他妈妈说儿子在家没有什么异常,孩子打游戏到夜里两点她竟然不知道。我嘱咐她多关注孩子的心里成长,也多关注他的学习习惯的培养,她说好啊,好啊。第二天作业还是没有被督促的痕迹,一直乱下去。

恶劣关系持续了几天,班里竟然有人开始模仿他,上课也趴在桌上。有一天我检查课文背诵情况,一个女生不背,问她为什么,她满不在乎地说不愿背。说真的,如果不是克制,我一定要一拳打掉她的牙齿。我知道她是在矫情,她怎么会产生如此愚蠢的想法,她家十分贫困,为了让她顺利上学,我们老师费了许多心思,为她争取各方面的资助,还经常自己掏钱给她购买学习用具,在生活上也处处关心她。但是并不是每个孩子都有感恩之心,这让我感到了德育的任重道远。

必须改变这一局面,我决定暂时不理那个小男孩,集中精力整顿集体学风。但是当我站在讲台上,看着他漫不经心的状态,内心隐隐作痛,我感到了深深的挫败和无能的悲哀,从教几十年,我第一次面临了如此困境。中午怏怏不乐回到家,情绪败坏,午睡未曾合眼。我必须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否则,教育无法进行。

我找到和他关系要好的同学了解情况,有一个学生告诉我,说那个孩子每天回家就打游戏,不愿学习了,称自己家里有钱,将来考不上学就多交些钱。原来并不是他跟我我赌气那么简单,而是思想发生了变化。我再次走访了他的家长,他的家长也意识到事态严重,在教育问题上和我达成了一些共识。

首先要让他戒掉网瘾,其次要让他重新找到自信。

家长收回了苹果6,每天用更多的时间陪他聊天,督促、辅导他学习,密切关注他的动向,时时和老师保持联系。我利用语文综合性学习让学生理解怎样科学使用网络,知晓沉迷游戏带来的危害。这个小男孩开始仍旧表现得很冷谈,后来在和同学们的合作学习中,慢慢变得活跃一些了,开始配合学习。他字写得很漂亮,我有意将以“走进信息时代”为主题手抄报的书写任务交给他。他当时眼睛亮了一下,虽然没说话。但我长长松了一口气。第二天一早他像往常一样,来到我的办公桌前要求背书给我听,背得很流利,我拍着他的肩膀表示赞许。临走他从衣袋抽出一张写满字的卡片递给我,希望我原谅,表示要改正缺点。我什么也没说,伸出小拇指,他愣了一下,将自己的小拇指勾在我手上,我们都笑了。

课间,我仍旧站在回廊上看风景,那个脸色苍白的小男孩又经常站在我身边,我已经很少给他讲自然科学类的知识了,我建议他自己看书了解。更多的时候,我要为他一些讲人生的哲理,我希望对他的心理成长有所帮助。他慢慢变得开朗、与人为善,乐观向上。像回廊,迷茫过后的峰回路转,让我喜欢。

作者简介:范莹,平利县城关小学教师,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安康市作协会员、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报刊、网络、杂志。部分收录在《安康优秀作家作品选》、《人在旅途——百家作品精选》。诗歌《故乡》曾在陕西省首届民间诗歌大赛中获奖。

【字体: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