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无处安放的怀念

——读《她永远默默在我身后》有感

作者:周温馨 来源:汉滨初中初二26班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30日 点击数:

小孩眺望远方,成人怀念故乡。我们从挣扎着松绑到思念着投降,大概就是成长。

——题记

“一个八十岁的老人站在风里,路口里,岁月里,好像站成了这个老人的一生。”岁月缱绻,时光流逝,她已年老,我们已不再年少,亲情一如清水,看似可有可无,并不被人珍惜,但若是久旱之后,却如同甘霖。可一旦干涸,便再也不会重新涌现。

夕阳西下,没有火烧云,云边暗沉的颜色卷着昏暗的光,一眼望过去,好像没有尽头。十一月的风很凉,从《她永远默默在我身后》这篇文章中,汲取的暖意从心底往外翻涌。

在苑子豪的笔下,文章中的奶奶怕热,洗衣擦地后喜欢靠在竖立的下水管上;坚持送“我”和哥哥上学,照顾我们生活起居,教我们学习和做人。她管起人来很凶,会严厉的批评“我”,在“我”眼中她就是现实版的容嬷嬷。她的生活条件并不好,却从来不吝惜在“我”身上花钱,她买来一盘草莓,再摆上一小叠白砂糖,草莓蘸着白糖,酸甜的滋味流到心里。热心肠,朴实善良,不识字,但她有自己的文化,在“我”高三的数个不眠之夜都有她的陪伴。到大学快毕业的一个寒假,再次看到奶奶站在风中,身影越来越矮,越来越小,自责自己幼稚的责任而让她这么多年的操劳。

看着窗台上错过花期,寒冬绽放的菊花,我的心中又浮现出我奶奶的模样,沧桑却又固守本真的人儿。奶奶出生不久就被她的父母送给别人家抚养,旧时代她和其他妇女一样,种田养猪,挑水砍柴,洗衣做饭,都是她的责任。

小时候,她常爱拉着我在乡间穿梭,那时她的双腿还是那么灵活,每天给小院里的菊花浇水施肥,只可惜现在我家客厅窗台上的这株已是最后的绚烂。爷爷去世后,她变得不爱说话,我也因在城市里上学,往返路途遥远而很少回去看她。印象最深的一次,我和表姐一起回去看她,她已经神志不清地拉着表姐说:“馨儿,奶奶好想你啊!”在这些漫长的岁月里,很少陪伴她,我怕过她,甚至在年少无知的时候讨厌过她。所以想她念她,一如文章中的“我”,只是故事的结局不同。后来,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和奶奶有关的画面,便是几条直线触目惊心般出现在心电感应器上。

这份感情,一直安放在我内心深处最圣洁最单纯的地方,好好保存,永远怀念。我总相信冥冥之中,奶奶对我的爱可以穿越生老病死和时光流逝。小孩眺望远方,成人怀念故乡。我们从挣扎着松绑到思念着投降,大概就是成长。思念密不透风,回忆不断涌现。就像书中的“我”,我也永远相信,奶奶会永远默默在我身后。

每个人的命运,都是在巨大的旋转盘中,被重新规划着。我们永远不知道,未来是喜是忧,下一个是谁转身离开。“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奶奶,爱你,是无处安放的怀念!

【字体: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